首页 > 滚动新闻
孙昂总领事今日发表题为《海上丝路 源远流长》的署名文章
2018/09/13
      9月13日,驻棉兰总领馆孙昂总领事在印度尼西亚《讯报》上发表署名文章,题目为《海上丝路 源远流长》。孙总领事在文章中结合历史和现实,以及在苏门答腊履职以来的所见所闻,对中国与印尼,特别是苏门答腊岛各地的人员往来、文化交融、经贸合作等方面进行详细阐述,并对两国未来交流合作与友好关系的发展进行展望。

     

         附:孙昂总领事署名文章《海上丝路 源远流长》全文

 

海上丝路 源远流长

中华人民共和国驻棉兰总领事  孙昂

 

2013年10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印度尼西亚发表题为《携手建设中国—东盟命运共同体》的演讲,提出了“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倡议。

海上丝绸之路,源远流长,正如为中国民众所熟悉的印尼民歌《美丽的梭罗河》唱道的那样:“你的源泉来自梭罗,万重山送你一路前往,滚滚的波涛流向远方,一直流入海洋”。

印度尼西亚是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环节。中国史书中关于与印尼交往的记载,至少可以追溯至汉顺帝永建六年(公元131年)。那一年,有一位来自叶调国的使节来到中国。中外许多史学家认为,“叶调”是印尼古代王国梵文名称yavadvipa的译音缩写。叶调国位于今天印尼的爪哇岛。这位使者也被认为是古代印尼派遣到中国的第一位使者。

中国史书所见第一位来到印尼的中国人则是东晋高僧法显。法显高僧于公元399年去印度求经,公元419年从斯里兰卡携带佛教典籍乘商船回国。根据法显高僧回到中国后所著《佛国记》(又称《法显传》),他携带佛教典籍搭乘的“商人大船”,可乘坐“二百余人”。船行“九十日许,乃到一国,名耶婆提”。耶婆提国是yavadvipa的另一译名简称。法显高僧在耶婆提国停留“五月日”后,再乘可载“二百许人”和“五十日粮”的商船,经过一个多月的航行,抵达中国广州。可见,在公元5世纪,中国经印尼往来印度、斯里兰卡等地的海上交通已经相当发达。而法显高僧此行,亦奠定了他在在中国佛教史上的重要地位。中国学者汤用彤先生在《汉魏两晋南北朝佛教史》一书中写道:“故海陆并遵,广游西土,留学天竺,携经而反者,恐以法显为第一人。”

另一位与印尼特别是苏门答腊岛有紧密关系的是中国唐代的义净高僧。公元671年,义净搭乘波斯商人的船,自广东前往印度,途经室利佛逝国并停留六个月,学习梵语。在室利佛逝国王的帮助下,义净于公元673年到达南印度,四处游历学习。十年后,义净带着自己翻译的佛教经典,经海上丝绸之路返回中国,又在室利佛逝停留了六年,期间返回广州一次,但没有过久停留,就与四位僧人从广州回到室利佛逝,一同译经。在室利佛逝期间,他还写了《大唐西域求法高僧传》、《南海寄归内法传》二书。

古代中国和印尼之间,除了官方往来和学者交流,商贸往来也相当发达。印尼群岛物产丰富,很早就有中国人前往印尼经商,从宋代起中国制造的瓷器和丝绸也远销爪哇。爪哇的硫磺最为中国需要。其他从中国运销印尼的大宗产品包括布帛、针、梳子、伞、拖鞋、扇等,从印尼运销中国的产品还包括胡椒、蓝靛、檀木、丁香、肉豆蔻、玳瑁和象牙等,交易时多使用中国当时钱币。印尼民众广泛使用来自中国的陶器和碗碟,还逐步从中国学会养蚕制绢。

1998年,在距离印尼勿里洞岛近1.6千米的地方,发现了一艘中国唐代沉船。因为发现地靠近黑色大礁岩,这艘船又被称作“黑石号”。这是一艘古代航行于中国经印尼沿海至中东航线的阿拉伯帆船的遗骸,已经完成了从阿拉伯至中国的航程,但在返航中沉没,伴随着船中6万余件金器及陶瓷货物沉入海底。黑石号上有中国长沙窑瓷器约56500件,其中有只瓷碗带有“宝历二年七月十六日”铭文。宝历二年为唐敬宗年号(826年)。打捞上来的瓷器还包括200件越窑青瓷、350件北方白瓷、200件北方白釉绿彩陶瓷和700余件广东地方窑口烧造的粗糙青瓷。这些陶瓷器皿表面的纹样既有佛教的莲花形像,也有中亚和波斯的纹样,反映了多样化文化来源。黑石号的发现是同一地点一次性发现唐代文物数量最为庞大的考古发现。根据船上所载货物推测,黑石号可能是从中国扬州出发,并曾在中国广州补给,从其沉没的地点看,其航线很有可能是从广州至印尼爪哇岛,再经马六甲海峡前往“西洋”。

说到“西洋”,不能不提到古代最伟大的航海家之一郑和。1405年至1433年间,郑和七下西洋,跨越了东亚地区、印度次大陆、阿拉伯半岛以及东非各地,被认为是当时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远洋航海项目。郑和当年远航西洋,通常在泉州登船,启航前往往会去清真寺祈祷(顺便提一句,中国古代最著名的航海家兼文化使者郑和是一位穆斯林)。郑和七次下西洋,每次都会在爪哇、苏门答腊等地停靠,位于苏门答腊岛西北端的亚齐省首府亚齐市,相传当年也是郑和下西洋的重要停靠地之一。中国史籍记载,郑和船队经停时在当地留下一口刻有中国古文字的大钟,以示纪念。这口“郑和钟”的实物现存亚齐省博物馆。在印尼的三宝垄市,如今每年中国农历六月二十九日,华人都会依照传统举行郑和登陆三宝垄的纪念仪式,热闹非常。民间普遍认为,三宝垄的地名就是源自郑和之官名:三宝太监。在苏门答腊的巨港市郊,我曾参观过一座很有特色的清真寺。正红色的外墙,竟有些像北京历史悠久的老建筑。此外,不论是大门、清真寺还是宣礼塔,房屋造型及屋顶设计都与中国传统建筑别无二致。这座“中国风”的清真寺也有一个“中国风”名字——郑和清真寺(Masjid Muhammad Cheng Hoo)。郑和在印尼历史文化中融入之深,由此可见一斑。郑和所象征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开发,也为沿线国家带来文化交流和经贸繁荣。

回顾历史,中国与印尼保持了长久的往来,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渊源。这种往来对两国来说,既是相互了解,也是相互促进,极大地丰富了两国文化,促进了经贸发展。及至当代,中国与印尼两国之的交流更加密切。中国流传着很多脍炙人口的印尼民歌,如《星星索》《宝贝》等。同样的,在印尼,中国的电视剧及插曲也广受欢迎。两国饮食文化的相互影响更为深入。巨港的著名小吃——鱼饼,实际上就来源于中国福建。而在中国,印尼炒饭和沙嗲串烧也享有美誉,印尼咖啡更是负有盛名。

我自2017年6月来到苏门答腊担任中国驻棉兰总领事后,在苏门答腊岛的一些历史名城见到了古代海上丝绸之路——特别是郑和下西洋时留下的许多遗物,也听到了古代丝绸之路留下的许多美好传说,包括爱情故事。这使我深深感到,文化交流的影响超越时空,跨越国界,潜移默化,润物无声。

2014年3月27日,习近平主席对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进行了历史性访问并发表重要演讲。习近平主席在演讲中指出,“第一,文明是多彩的,人类文明因多样才有交流的价值;第二,文明是平等的,人类文明因平等才有交流的前提;第三,文明是包容的,人类文明因包容才有交流互鉴的动力。文明因交流而多彩,因互鉴而丰富。文明交路互鉴,是推动人类文明和世界和平发展的重要动力。”

中国和印尼都是伟大的文明古国,两国交往历史悠久、源远流长。中国驻棉兰总领馆将全力促进中国各地和苏门答腊之间的交流与合作,发展中国-印尼友好关系。

推荐给朋友:   
全文打印      打印文字稿